长欢以安

海然海然【真人向 双向暗恋一发完 小破车预警】

谢谢 @追星少女陆岳_小笼包 大大借梗给我,么么哒~梗的详情可以看大大首页,指路微信聊天截图哦~可萌可萌的口误(手误?)来着~
清水部分会放在这里,开车会在评论里抛石墨链接,不适应开车的孩子们就别点了哦~
Ps:自我反省,正文两千五,开车彪三千(≖_≖ )没救了。
Pss: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重要的事说三遍相信宝宝们都懂哈~)

第一章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白宇忙晕了。

镇魂杀青以后,他们的人生仿佛突然搭上了复兴号动车,一往无前地向着前方奔去。

他打开微信,许久不联系的名字静静地躺在置顶聊天的最下面,时间显示距离他们上一次聊天已经过了一个月。

他翻看着以前的聊天记录,大多数都是他起头,清淡无奇的“龙哥在吗?”最多出现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以及布满屏幕呼之欲出的表情包。

其实没什么内容。

他将自己乏善可陈的生活日常与那个人分享,一起吐槽两句,再发一串表情包,频率和热度小心翼翼维持在遥远的昨天。

他看见自己给他的备注,龙哥后面是一长串省略号,省略号后跟着个小小的爱心,在手机微信界面的限制下并不能看到省略号后隐藏的秘密,他像是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把这份感情收入胸口,夜深人静拿出来晒晒月亮,那滋味就好像是特调处赵处特供的棒棒糖。

他知道他入戏太深,拍戏时总想着揣摩赵云澜的意思,现在倒是彻底理解了沈巍压抑的感情。

可是被网友评为沈巍本巍的那个人,在他心里投入一片波光潋滟后,便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手机逐渐暗下来的屏幕让他看见了自己的脸,拍戏熬夜熬出的黑眼圈,顾不上修剪逐渐肆意生长的胡茬,和瘦削的脸,活脱脱一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相思模样。

“你真是太怂了。”他想,“确实。”

他太过珍惜那个人,珍惜到有些望而却步的意思,尽管他们出演了一部硬拗“兄弟情”的网剧,尽管每天弹幕都有一群人叫他们快点结婚,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恐怕吐沫星子都能砸穿他们好不容易步入航线的小船。

更何况朱一龙,怕是个直男。钢铁直的那种。

白宇从明白自己对着另一个男人的照片能傻笑一天代表什么意思到接受自己为了龙哥弯成一盘蚊香的事实过程只用了一瞬。

他接受自己的命运,与自己与世俗和解,甘之若饴。

他把自己从名为兄弟情的漩涡里拖出来后转身义无反顾投入了暗恋的涌流。

他划开手机屏幕,一个月前龙哥给他发那条消息静静躺在那里,孤零零的一句“晚安”。

网上有这么一个段子,每一句“晚安”后都藏着一句我爱你。要是以前,没皮没脸的白宇绝对会调戏一番,但是现在,他在跃跃欲试与畏手畏脚中保持着奇妙的平衡,暗恋给他披了一张名为怯懦的皮。

给你的暗恋对象说点什么才能藏着你的一颗真心?

他想了想,飞速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刚刚点了发送,就被助理拉去片场拍戏了。

第二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朱一龙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要是放在一个月前他保证立马划开屏幕回个信息,而现在,他只是任由手机躺在床尾的矮凳上,他望着手机一瞬亮了又渐渐暗下来的屏幕发呆。

他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谈的人,也知道自己太过沉闷,没有情趣,像他这样的人,怕是不会有人愿意把他放在心尖上捂透了那层冰,看看里头的火。

但偏偏,这么个人就出现了。而现在,这团火在他心头熬着他,怕是要把一颗真心烧成干灰。

白宇已经一个月没给他发过信息了,他反复思考,咂出点“喜新厌旧”的意思。白宇从不缺朋友,只要他愿意,处处是为他赴汤蹈火的人。

不缺他一个。

但他只有他一个。

人到而立才识情爱,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以前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段子,说是每一句“晚安”背后都藏着一句“我爱你”,他小心翼翼把心思包在这两个字里,给他喜欢的男孩发了过去。他等待着白宇的回答,勘破真心后的直接拒绝也好,嬉皮笑脸的似是而非也罢,总好过像现在这般石沉大海。

他像是一个绝症患者,每天等待白宇为他宣告死刑,但主治医生仿佛已经忘了这个病人,不闻不问。他在等待中将这份无因而生无疾而终的感情判了无期徒刑打入监牢等待秋冬行刑。

他叹气着,最终还是拿过了手机,经纪人已经注意到了他这段时间的魂不守舍,他总不能再让他担心。

然后他被一条来自那人的微信消息摄住了心魂。

第三章 离你最近的地方路程最远

事实上,朱一龙坐在飞机上时已经开始反省自己的冲动举动来,那条微信像是一颗火种,重新点燃了他胸口余烬中的最后一点点可燃物。

白宇只用了六个字就打破了朱一龙一个月来对白宇不闻不问的那一丝丝怨与恨。

白宇说:“老公,我想你了。”

白宇从没想过自己收工回家会在家门口捡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朱一龙靠坐在他家门口,像只无家可归的大型犬类动物,听见电梯门开的声音,他抬起头来,白宇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想念面前的这张脸。

他瘦了,眼下有些黑青,嘴周青色的胡茬冒了出来,一瞬间白宇想要过去抱住他,管他世俗名利,他此刻身心在世界末日中煎熬。

他僵硬地迈了两步,把自己从电梯里搬出来,朱一龙此时已经起身,也望着他。

朱一龙近乎贪婪地注视着面前的人,他爱的男人就现在那里,对他咧出了一个有些傻乎乎的笑容,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法解释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幸好他也没问。

白宇整理好思绪,首先开了口“怎么没打声招呼就来了?”

“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

白宇拿出手机,23个未接来电明晃晃戳他的眼。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从包最底下摸出钥匙,开了家里的门,把人捡回了家。

要说赵云澜和白宇最相像的一点,大概就是家里都乱的像狗窝一样,白宇把沙发上的衣物揉吧揉吧扔在了沙发旁,好歹是给朱一龙腾出给坐的地方。

“是大庆……”刚准备熟练的甩锅时,发现自己开了个蠢头。

可是朱一龙却轻声笑了。

他这一笑,在他们未见的那些时光中生出的藩篱便灰飞烟灭,时空好像又回到了沈巍与赵云澜的世界,不曾改变过。

他们像两个真正的朋友,许久未见,各怀心思,促膝长谈。

朱一龙状似不经意地开口,终于把话题引到了他最关注的问题上“前头你给我发了条微信,是不是打错了?”

白宇愣了愣,打开微信,入目第一条前两个字把他生生砸晕了“老公……”后面发了什么他实在没看见,他心跳如鼓,抬起头看见龙哥也正认真地看着他,他的灵魂在这目光下忽而分成了两份,一份告诫他要保守秘密,另一份鼓动他正好试一试龙哥的反映。

“啊……是,是打错了……你知道的嘛,拼音26键……”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朱一龙眼睛里的光骤然熄灭了,这让他觉得恐慌。

所以他慌不择路地抛出了一个问题“龙哥你这次来有啥事?”

朱一龙感觉他心里那点火光暗了下去,转而是彻骨的寒冷,从他坐的这张沙发下,从白宇与他靠着的膝盖上传导至指尖,他开口“冠英有戏在这边拍摄,我来探探班。”嗓子里仿佛堵着一口冰碴子。

“哦”,白宇干巴巴地回话,不可否认他心里的嫉妒快要淹没他的理智。他嫉妒一切分走朱一龙注意力的人,嫉妒一切让朱一龙在意的人,但他从不敢与这些人比较他们在龙哥心里的重量,怕棋差一步,满盘皆输。

气氛再度沉默下来。

朱一龙收拾收拾心里的灰烬,打算靠着这点余温度过余生,他起身告辞,白宇恍惚着也起身送他。到了门口,他转过身,给了白宇一个拥抱,把他瘦削肩膀和腰背的宽度刻在脑子里。

“小白”他在他耳边说“哥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白宇听出些诀别的味道,本能告诉他不能放手,他害怕他一放手,眼前这个男人他怕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两个人贪心地都想留在这一刻,把对方的身体刻在自己脑海里,谁都没有先放手。

“我爱你。”

白宇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他不可置信地打算抬起头,却被死死按在了朱一龙的肩窝里。

“我爱你,”朱一龙又说了一遍。

他终于剖出自己的心,等待白宇宣布死期。

然后,他等到了一个带着烟草味的吻。

“我也爱你,老公。”

他爱的男人如是说。

( ॑꒳ ॑ )孩子们注意了,此文到处可以说就是完结了,下面是无节操羞耻小破车【捂脸】,看清水的孩子们别往下拉了哦~→_→

隧道【黑化病娇鹿×刑警迪】第八章

因为这章很多违规词,只能发图片了。鹿教授犯罪侧写都是编的,考据党欢迎科普~

隧道【黑化病娇鹿×刑警迪】

第六章
还没走到警局门口,热巴就接到了小刘的电话。
“副队你在哪里?”小刘的声音透露着焦急。
热巴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怎么了?”
“你先别回来,现在门口都是媒体的人,那个连环绑架案的凶手……发了预告。”
“什么!”
正好旁边的商场橱窗里的电视播放着新闻,美女主播这次收起了她甜美可人的微笑,面色凝重“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天各大媒体都收到了疑似连环绑架案嫌疑人发来的犯罪预告,嫌疑人自称'天堂裁判者',让我们来看详细内容。”那是一件布置温馨的房间,暖色调为主,背景音乐是轻快的童谣,童声的天真烂漫通过屏幕的一次又一次传播有些失真,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半人高的物品被白色的布遮盖着,一个被处理过的声音响起“儿童,是整个世界的宝物。邪恶污秽的人啊,不配拥有他们美丽的歌声。”白色的布落了下来,那是一个半人高的鸟笼,里面躺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热巴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这小姑娘还活着,松了口气。
“请原谅我的恶趣味,孩子是是上帝的小鸟,而我,作为上帝最忠实的信徒,应该把最美丽的小鸟献给他。”
笼子里的孩子醒了,看到自己身处何方后开始哭泣,声音越来越大,声音的主人似乎发怒了“快闭上嘴,你这愚蠢的罪人!”支撑着摄像机的架子倒了,只能拍到房间的一个角落,画面里就只能听到愤怒的咆哮和孩子陡然拔高的哭声,突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有人扶正了摄像机,房间的正中央依已经没有了铁笼和孩子的身影,声音又响起来了“我知道愚蠢的人类将我看作15年前的凶手,呵”轻笑一声,“请不要将我和那个愚蠢的人混为一谈,我要做的,是更完美的事情。”视频到此结束,美女主播接下来报道了什么,热巴没有听清,她拉着鹿晗绕道进了警局的后门。
办公室里气氛沉重,每个人都盯着仅仅那段只有2分钟的视频,企图从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可是没有。他们这次的对手是一个聪明而又严谨的疯子,这比一个手握利刃的疯子更加危险。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失望之中,他们一直在查的15年前的那条线就这么断了,还是凶手自己承认的,现在面对一个可能比15年前更加棘手的凶手,他们还有将他抓获的可能吗?
热巴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这里“诸位,现在不是沮丧的时候,还有那个孩子等着我们去解救,他不是神,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我相信在座都是每个分队调上来的佼佼者,只要我们抓到他的漏洞,就会抓住他!”
这时,鹿晗在一边开口了“要听听我的想法吗?”

隧道【黑化病娇鹿×刑警迪】

第五章
“你怎么出来了?”热巴有些诧异,他们二人在这凌晨空荡的街上对视,鹿晗笑了笑“醒了,就出来转转。”
热巴等他走到自己身边,俩人并排行走,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你应该知道,那个孩子的死不是你的错。”鹿晗开口道,“如果他真的是十五年前那个案子的凶手,那么我们这次面对的将是更加成熟以及缜密的凶手2.0。”
“谢谢,我只是……”热巴眼前划过那孩子攥紧的手,“觉得我明明可以做到更多。”
“那就打起精神来去做到更多。”
热巴愣了愣,因为他突然有些激动的心情,然后心中苦笑,眼前的男人虽然帮助警方破获了多起要案,可终究是个局外人。
他不明白,他们实际上是在期待着第一个受害人的出现的,只有她出现了,案子才能有突破口,才能抓到一点点蛛丝马迹。
一切为了最大的利益,总要有人牺牲。
而她,只能把对那孩子的歉疚之情深埋心底,变成更大动力,将凶手绳之以法。
不过撑了这么多次,有个人能安慰自己的感觉也不错。
热巴将脸上的愁容敛了敛,真心实意地道了声“谢谢。”
鹿晗知道自己还没有办法触及到她的内心,热巴看起来虽然对每个人都很热情,但却不会轻易向不熟悉的人表达内心,不能强迫她,只有等她慢慢打开自己的壳。
鹿晗脸上还是那种和煦的微笑,“作为回报,要不要请我去吃个早饭?”
热巴失笑“鹿教授,虽然我很想请你去吃点好的,可是现在是凌晨四点,估计没什么能吃的……”
两人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家24小时开业的便利店,叫醒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店员,烧了热水。
“红烧牛肉,鱼香肉丝,小鸡炖蘑菇,香锅麻辣……这么多口味啊,你要哪种的,我请你。”热巴站在货架前,手指点着各种口味的方便面,转头问靠在玻璃上的鹿晗。
“嗯……我和你一样。”他其实很抗拒这种加入了太多食品添加剂的东西,但碍于此时升起的男人的尊严,没有说出口。
热巴帮两人撕开包装放好调料,注入热水,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便利店的店员又睡着了,店里暖气开的很足,不一会就温暖了他们在晨风中行走而有些冷的身体。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玻璃窗外安静的大街,没有说话,却不觉得尴尬。热巴很久没有这种舒适的人际关系了,别人都觉得她热情不怕生,但她只是害怕冷场后会尴尬,只能一直找话题。
墙上挂着的钟分针从3走到了4,两人同时开口。
“是不是……”
“可以吃了。”
两人相视一笑,她看见鹿晗的耳朵有些红,热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很可爱,不由笑出声来,鹿晗看过来,眼睛里带着疑惑,热巴又发现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尤其是这双眼睛专注地望着你的时候……
热巴发现自己心跳的有些快。她立马低头掩饰,撕开泡面盒上的封纸,掰开一次性筷子,夸张地吸了一口,感叹道“啊~食品添加剂的味道~”他难道以为她看不出他为难的样子吗?
鹿晗看她大口吃面的样子,听到她调侃自己的话,心道“这小狐狸。”无奈的摇摇头,自己也吃了一口,嗯,确实挺香的。
吃完饭他们又坐了一会,等到差不多商场开门时,去做了第一位客人,给鹿晗买了身衣服,终于换下了他那身病号服。
不过给鹿晗挑衣服时他们二人被店员当成就算男朋友生病也要从医院偷偷跑出来秀恩爱的小情侣各种调戏就不再细说了。

隧道【黑化病娇鹿×刑警迪】

第四章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一个声音呼唤着她“小迪,小迪。”她急切地回应着,那声音是她生存的希望,不顾沉重铁门的寒冷,她趴伏在门上,想要再靠近一点门外的人,“小哥哥,小哥哥”她唤道。
门外那人笑了笑,又咳嗽了两声,这才说“小迪,我们今天来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好吗?”
“从前,有一位白雪公主,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头发像木炭一样黑。”他又咳嗽了几声“就像你一样,小迪。”
“公主有一个十分疼爱她的哥哥,为了保护白雪公主,哥哥并不让她出门,因为外面有太多人在觊觎公主,如果公主出了城堡,那么公主一定会被别人夺走,小迪也不希望和哥哥分开吧。”
“可是有一天,白雪公主自己出了城堡……你知道她最后怎么样了吗?小迪。”
她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哥哥我错了,我再也想不跑了,哥哥我错了……”
“公主被猎人捉到,杀掉了,并把她的尸体赏给了山林里的野狼。”男孩还是残忍地讲完了这个故事。
“闭上眼睛,捂住嘴巴,不要让别人看到你,只有我能找到你。”
“你是不一样的,你是特别的。”
她又听见另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对她说“找到你了,7号。”
热巴从噩梦中醒来,心跳如鼓,她转头看看四周,熟悉的环境让她的呼吸和心跳慢慢平复下来了,现在是凌晨三点半,她身上盖着一间大衣,此时正躺在办公室的长沙发上,衣服是鹿晗的。她突然想起昨天把这人没什么准备就拉来了H市,他昨天睡哪了?
抬起头,才发现那人正在她办公桌上趴着睡得正香,还穿着那件病号服,热巴无奈的摇摇头,将大衣披在了他肩上,起身出去了。
早晨的风有些微凉,很快就吹干了她的汗水,热巴沿着街道走着,不得不承认昨天看到的被害人手上的数字对她内心的震动。她居然有些害怕了。
热巴抱紧手臂,打算给自己一些热量,却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右手手臂上的东西——一个阿拉伯数字【7】形状的疤痕。
这个疤痕是她童年一次惨痛经历留下的痕迹,是那个连环杀人案留下的痕迹,她,作为当年唯一的幸存者,知道很多,也比别人更加迷惑。
如果小哥哥还在的话……
她被解救后,曾经受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她知道她当时的情况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是在黑暗中唯一给她力量的小哥哥,她怎么都要找到他,可是当警方仔细搜寻那个连环杀人犯留下来的房间后,却怎么都没能找到她口中的,与她年龄相仿的儿童的踪影,那个房间中根本没有儿童生活的痕迹。
这个疑点被当年的警|方以“受害人惊吓过度以致记忆混乱”为由盖了过去,此后15年内,再也没有发生女童被绑架后杀害的案子了,直到昨天……15年后的第一个受害者,不,也可以说是15年前的第八个受害者出现。身后传来脚步声,热巴回头,见鹿晗跟在她身后,身上还穿着那件病号服。

隧道【黑化病娇鹿×刑警巴】

第三章
河滩上聚集着看热闹的市民,热巴向警戒线外的民–警出示了证件后带着小刘钻了进去,身后的人却被拦下,鹿晗穿着一件大衣,里面还套着医院的病号服,脚上踩着拖鞋,就这样急匆匆和热巴他们一道赶到了H市。热巴解释了一番,才将鹿晗领进现场。
孩子的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发现尸体是一对小情侣中的女生,如今正被吓得在男朋友怀里哭泣,询问的民–警正在低声安慰他,热巴见这边暂时问不出什么,便回到尸体旁,法医正努力做着勘察,热巴不通法医学,就在一旁静静观看,尸体被河水浸泡,已经面目全非,唯一能辨别的就是这孩子被绑架时穿的小红裙子和鞋子,虽然已经脏了,但是依旧能看出本来样子,虽然还要经过细致的DNA比对,但热巴心里已经隐隐有些确定了,这就是第一个孩子。
闻讯赶来的父母在孩子的尸体让嚎啕大哭,热巴不忍再看,转头就看见鹿晗站在她身后,她迅速抹去了眼角的湿意,“很残忍吧。”她说“我们做了好多工作,却还是没能阻止他行凶。”
“可是,”鹿晗说“你们的工作就是阻止他下一次行凶,不是吗?”鹿晗从她身边走过去“要快点阻止他啊。”声如蚊讷,却清晰地传入她的耳朵,她转头去看,只见他在安抚被害人父母,将他们带去了一旁,不再看他们可怜的女儿。
热巴觉得刚才那句话有些深意,却又觉得只是一闪而过东西,还没抓住就不见了,她又蹲在法医旁边,突然发现被害者的手不自然地一边攥紧,一边放松,她戴上手套仔细端详那只手,居然发现那只手是被缝着成了攥紧的姿态的,针脚细密,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法医拿小刀小心地划开缝合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将手掰开,一个刻痕出现在眼前,虽然不是那么工整,可还是一眼可以辨认出,那是阿拉伯数字【8】。
随着第一个受害人的出现,连环绑卡案有可能就要升级成为了更危险的连环杀人案,而数字【8】出现,除了让热巴某个伤口隐隐作痛之外,也让她更加肯定,这是15年前案件的延续。那个人,又出现了。

隧道【病娇黑化鹿×刑警巴】

第二章
热巴只是与他交谈了一会就不再怀疑眼前这位年轻的教授的能力了。这人……明明只是看了新闻媒体的一些捕风捉影的报道,从中提炼到的有效信息竟然与他们费力调查到的并无二致,热巴有些泄气,天才啊,果然是他们这些凡人无法企及的,而旁边的小刘早就在教授开口的时候就眼冒红心,做花痴状了,自然是体会不到她微微有些嫉妒不甘心的情绪。
鹿教授不愧是学心理学的,怎么能看不出来她的挫败,他安慰道“你们也很厉害,只不过我们的调查方式不一样,自然从我的角度来看犯罪嫌疑人比较容易。”
热巴不知为何就被安慰到了,心想这心理医生收费那么高果然有他的道理,要是所有的心理医生都想鹿教授一样和风细雨颜值爆表,多少钱她都愿意掏啊。
她心里对鹿晗的好感向上飙升,她是来自热情的民族的女子,自然不会扭捏对于鹿晗的惺惺相惜之情,便关心道“你这身体没事吧。”
鹿晗愣了愣,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但又复他脸上惯常的笑意,只不过这次加了些真心“老毛病了。”他说。
“我们希望鹿教授能协助我们的这次调查,解救被绑架的儿童。”
鹿晗收了笑意“绑架儿童的黄金解救时间是24小时你们是知道的吧,而据我所知,离第一个被绑儿童失踪的时间已经过去了20天了……”
“那也不能放弃一个!”热巴眼神坚定地望着他,就如同她入职宣誓时那般,发誓要把安定的生活带给人民那样。
鹿晗笑了笑,像是被热巴的眼神所打动“愿意效劳”。
“现在让我们来深入讨论一下案情。”热巴掏出她不离身的小本子,里面记满了有关案情的记录“这次犯罪的手法很像是15年前的那个连环绑架案,犯罪对象十分有针对性,都是10岁以下的女童,经过警方的初步调查,不排除是模仿15年前的手法作案。”
“如果是15年前的那个人又作案呢?”鹿晗问道。
“不管他有多厉害,我一定会抓到他,不会让他第二次逃脱法律制裁!”
电话铃声响起,小刘看到来电显示后神情凝重,接起电话后表情就更难看了。“副队,第一个孩子的尸体找到了。”
注:下章可能有引起不适的情节,请选择食用。

隧道【黑化病娇鹿×刑警迪】

其他意义上的刑侦文,渣文笔,还有一堆坑没填,此篇可能中短?纪念我的第二对bgcp~

第一章
车开进隧道,小刘就开口了“迪姐我们今天要去见的人可是个大人物,在学界很有名的。”热巴拨了拨自己刘海,把视线集中在隧道灯的集中点上,心里懊恼为什么选择了这条路,有些心不在焉的开口“哦?是吗?”
那边小刘已经如同竹筒倒豆子般说开了“副队你刚来可能还不知道鹿教授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理学专家,帮助咱们破了很多大案呢。而且人长的又帅,家里好像还很有钱。”
热巴闻言笑了笑“反正你这小丫头肯定是看上人家了吧。”
“副队你胡说什么呢,我那明明是对鹿教授的景仰之情!”
热巴摇摇头,深呼吸一口气,将压在心里的乌云排出去,越往B市走,心情就越沉重,她把这归结于这次棘手的案子,对了,努力想想案子,她试图转移注意力,可是这几日连轴转,工作的强压,几天没合眼的疲劳,以及她心中那点不想被别人知道的恐惧……隧道,就像是一只张着大口的野兽,把她吞噬入腹。她眼前一黑,差点撞在了并行的车辆上。
一声刺耳的刹车响,热巴险险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小刘被她吓了一跳,连忙问她怎么了。热巴强打起笑脸“没事,就是这两天没怎么睡,刚才居然睡着了。”
小刘也理解,因为十五年前销声匿迹的绑架犯疑似又重出江湖连连作案,重案组这将近一个月都没有睡好,上头对这件事尤为重视,命他们一个月内必须破案,而且还调来了年纪轻轻就有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在身的迪丽热巴作为重案组副队协助破案。
小刘看着身边脸色有些白的美女,心里想“美女不容易,厉害的美女就更不容易了。”主动接过了开车的大任。
热巴也没有推脱,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开车,她努力掐了掐自己,才让手臂不再发抖,靠在副驾驶席上,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这次的儿童绑架案让她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被绑架的经历,虽然自己成功逃出,但是在被绑架期间一直给予她力量的小哥哥却没有逃出来,这成了她的噩梦,只要她一闭上眼,就能看到一个小男孩怨恨的眼神,对她说“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这也是她主动请缨帮助这次调查的原因,她希望通过这次的绑架的圆满解决,赎她的罪。
车子很快就开出了隧道,一瞬间的亮光让热巴不适地闭了闭眼,刚才那不见尽头的黑暗仿佛都是虚幻,一切黑暗都在阳光下无所遁形,热巴的心情也随着这光明慢慢变好了,无数次,她都是在鼓励自己中慢慢恢复,这次也不例外。
她们很快来到了鹿教授任职的大学,却被告知教授因为身体不好现在医院疗养,又驱车赶往医院,到了门口,小刘去停车,热巴想了想,对于第一次见面的老教授还是要有点礼貌,在门口超市买了个果篮,又买了点保健品,与小刘汇合。
在护士站问清了鹿教授的病房号后,热巴与小刘找到了门口,这是间单人病房,热巴心里想,小刘说这教授家里有钱的话还真没错,小刘敲了敲门,里面便传来一声清越的男声“请进。”还不等热巴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小刘便推门而入了,门一开,一位年轻男子便坐在床上,披着衣服,正在翻看一本书,阳光正撒在他的病房里,眼前的男子看起来最多不超过30岁,他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鹿教授?热巴往后退了退,顺便把手里提的“中老年高钙奶粉”放在了门口,然后关上门,把果篮放在桌上,露出笑容,对病床上的男子伸出右手“你好鹿教授,我是新来的重案组成员,你叫我热巴就好。”
鹿晗看着眼前微笑着伸出手的女子,她不施粉黛,脸上还带着熬夜的黑眼圈,却整个人透着一股新鲜的气息,很美。他加深了笑意,眼睛看着热巴,那目光仿佛越过了千山万水终于找到了皈依的方向,他握住那只微凉的手“你好热巴,我是鹿晗。”

想撸个仙侠文,cp可能是有点偏all白,不知道有没有人吃架空,完全架空。

本来以为打开小白的标题会有很多迷妹会YY自己和小白,结果打开全是井白以及京城五少……以及小白自产自销的cp😂里头白从没攻过也是挺棒的😂😂难道大家觉得注孤生体质还不如弯了?😂然后,二狗打算开坑,求眼熟~我饭着小白所有的冷cp